要说到两届世界杯冠军得主法国队,队内一大特色就是布满“黑色力量”。像现时阵中的博格巴、坎特及姆巴佩,以及过往名宿包括亨利、马塞尔·德塞利等,均具有非洲或美洲血统。即使是白人球员亦有混血情况,像本泽马及齐达内就拥有阿尔及利亚血统。造成这情况就需要追溯于法国以往的殖民及移民政策,本文就为讲述法国如何尽收多国“兵器”。

在18世纪末,法国就已经拥有令其他欧洲国家为之羡慕的人口资源,将近三千万的人口支持着法国挑战欧陆霸主的地位。但在十九世纪中叶开始,法国人口出现负增长,当中主因包括欧洲大陆战事不断,与“死对头”英国就曾两度开展百年战争,又需要与俄国、普鲁士及奥地利等国争雄,令大量人口消耗于战争当中。另一方面,当时英国著名的经济学家马尔萨斯发表的人口论相当受欢迎,而当中的主要内容为避免饥荒,低端人口应避免结婚及繁殖,令法国不少低下阶层抗拒养育下一代。

但由于工业革命的影响,法国的主要竞争对手英国与德国的经济迅速增长,相反,法国受制于人口问题而导致工人短缺,不少工厂因此倒闭。有见及此,法国政府有意以输入外劳方式舒缓人口问题。法国首先是从邻国比利时大规模输入工人,因为比利时的工业发展相当成熟,国内人口又持续增长,加上两国在语言、宗教信仰方面的相似亦有效吸引比利时工人到法国发展。法国北部是工业最为发达地区,就出现部分城市比利时人比法国人更多的情况,当中就包括北部第二大城市鲁贝。

第二次移民潮发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一战中,德国主要从东、西两个方向发动进攻,以西线的主要战场悉数在法国境内,更是法国经济中心的东北地区。因此战后需要大量人手重建工业,以长达四年的战争令法国青壮年人口大幅减少,法国政府再次放宽边境限制,鼓励外国人移民到来。而战后多国的不稳令不少意大利、波兰、南斯拉夫人民到作为欧洲传统大国的法国谋生活。法国著名中场、前欧足联主席普拉蒂尼就是意大利移民的后代。

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法国迎来第三次移民潮。相比起一战,二战过后的法国更为败絮其中。短短六星期就亡国,再经历盟军反攻,全国称得上满目疮痍、百废待兴。而今次法国政府将目光投向一众法属殖民地。由于法国在殖民地的管理深得民心,当时法国被德国占领后,法国准将戴高乐宣布成立自由法国继续与德国对抗,当中法籍殖民地就为法国提供近三十万的兵源。二战后殖民地独立成为浪潮,但由于不少群众对新政府缺乏信心,故把握法国缺乏劳动力的时机纷纷移民到欧洲,而不少二战期间表现英勇的殖民地士兵,都直接获得法国公民身份,为法国补充重要的劳动力。

法国除了足球队外,军队当中都具有浓厚移民色彩。现今的法国有一支八千多人组成的“外籍兵团”。为法国保卫海外殖民地立下汗马功劳。虽然不论是“外籍兵团”还是足球队都曾传出不良传闻,前者曾在阿尔及利亚独立时出现兵变,后者在2010年世界杯就传出以阿内尔卡为首的黑人球员违抗主教练 雷蒙德·多梅内克。但不可否认的是,大量移民不但解决法国的劳动力问题,更在足球协助法国成为世界冠军、军事上为法国保卫殖民地作出贡献,就是法国各阶层、种族一起发力,才能成就现今的法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