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知道,马拉多纳是一名极具唱功的超级歌王,而瓜迪奥拉则是迷恋戏剧诗歌的文艺发烧友,足球和音乐还有哪些有趣的关联?让颜强和著名乐评人张晓舟带您进入这个异彩纷呈的世界。

贿赂舞弊、宫斗撕逼、大国暗战、谍战卧底……FIFA大会暗潮汹涌,中国该怎么办?

郝海东阐述了许多中国特色的奇葩遭遇,如果没有这些阻扰,他很可能取得更大的成就。

本赛季绿地申花和上港加大投入,德比火爆异常,他们很有可能挑战广州的霸主地位。

切尔西被称为Boring Bus(无聊大巴),但实际上,切尔西本赛季的进球数仅次于曼城。

颜强:喝启力添动力,欢迎大家来到由哇哈哈赞助的网易《超级颜论》特别节目,我们是跟着《Match Of The Day》的音乐序曲开篇,坐在我身边的还是张晓舟老师,著名的乐评人,曾经是我的同行,我们俩还是有一层世交的关系,所以在这一期的音乐特别节目当中,我们将会继续交流那些跟足球,跟音乐相关的内容。先看一看今天有一个曲目歌单,最开始带我们进入这期节目的是《Match Of The Day》,我们可以看到今天的主题,我定了一个主题叫《新王当立》,这跟今天会涉及到的曲目有关系,和涉及到一些足球内容也有关。我们要听一听跟媒体节目相关的足球音乐,《Fire》、《Beautiful Day》,《Beautiful Day》是U2的一首名曲,以及82年世界杯的《卡门》,86年世界杯的《A Special Kind of Hero(别样的英雄)》,有《La Vida Tombola》,《Viva la Vida》,2008年的一首神曲,再就是《让我们都有好运》,以及《我们是冠军》,最后是《The Fields of Athenry(安瑟瑞原野)》,一首爱尔兰民歌。这些曲目排在这儿看上去没有太多条理的,但是开篇我让同事用了《Match Of The Day》的音乐,最早足球集锦节目,BBC做的节目,都是用的这首歌。《Match Of The Day》的音乐,我们听到是有50年代那种音乐的风格吗?刚才我们听的那一段,先是由球场的人声带入到现场,然后再是非常欢快,非常明亮的足球声音。

颜强:《Match Of The Day》之后,我们可能就得要听一听我们这一期节目,我们这一档节目,《超级颜论》经常用的一个序曲,也是现在很多英超的赛事直播之前会用的。

颜强:这就是《Match Day》,前面的是《Match Of The Day》,Match Day 这个是英超做比赛日的感觉的。接下来这一段我们再听一听,《Beautiful Day》。这里我要打断一下,从《Fire》到《Beautiful Day》,这之间似乎没有直接的关联,但是在我个人记忆当中,《Beautiful Day》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因为在2002年到2004年有三年,当时英国不是BBC在放英超的每轮赛事集锦,而是由ITV独立电视台买了视频版权,当时ITV用的音乐就是《Beautiful Day》作为序曲带入节目当中。我当时就觉得特别震撼,那段视频不是刚才看的U2这首歌的MTV,而是在时光通道里穿梭一样,两边都是壁画,各种各样的球员,当时有贝克汉姆、欧文、杰拉德、亨利穿梭过去,到《Beautiful Day》高潮出现的时候特别震撼人心。张老师给我们品评一下《Fire》和《Beautiful Day》这两首歌如何带入足球的氛围和气场当中。

张晓舟:尤其是U2这首歌,不是足球歌曲,可能更多的是被借用,挪用为足球歌曲的经典歌曲。

张晓舟:往往如此,如果一个足球歌曲,或者说有的队歌,音乐性有限,更多的可能是口号,大部分足球歌曲,说句实话是口号式的,不是平常可以在家里听的,音乐性很强的。用这样的经典曲目去借用到足球上面,这是非常理想的,《Beautiful Day》我觉得就没有比这个更理想的了。

颜强:而且它特别适合球迷去看球这一天的经历,对于英国人来讲,欧洲所有的球迷,包括国内北京、广州这些地方的球迷都是这样,如果这场比赛下午三点、四点开始,十一二点就要开始做准备了,安顿好家里的情况,把自己的生活节奏安排好。

颜强:这一列的行程都跟《Beautiful Day》非常吻合,有激情的宣泄,也有平缓的过渡,包括激情回落之后,人回复到新的精神状态。

颜强:既是Holiday,也是朝圣日,这个朝圣每周都会进行,说到足球和朝圣不得不提到这个夏天的联合会杯,它是世界杯的前站,明年巴西世界杯,对于我们关于足球音乐的话题肯定会产生新的灵感,因为从98年生命之杯以来,欧美的音乐出现的分流,特别是拉丁音乐对足球音乐的影响已经越来越明显了。我们可以先回到过去,先回到1982年和1986年的世界杯。

张晓舟:是的,明年世界杯的音乐马上就要确定了。我们一起回顾一下82年和86年世界杯的音乐,在当时世界杯搞主题音乐的潮流才刚刚兴起。

颜强:跟足球比赛的节奏,跟现场的激情,很长时间,国内做体育节目,特别是足球节目,集锦节目都会用这样的曲子来做包装。我跟你一样,我对于这些画面的记忆,对于足球比赛的记忆跟这个曲子是完全混然一体,不可分割的。

张晓舟:因为在当年1982年的时候,中国流行音乐几乎还没什么,只是一个萌芽,邓丽君的时代,摇滚乐还没有。但是在我们小时候,《卡门》序曲这些古典音乐的曲目还是听得到的,但是这个例子用《卡门》序曲这么有名的古典音乐的曲子来做世界杯的主题音乐,再后来就没有了。

颜强:你知道为什么吗?86年开始,待会儿我们会放86年的主题曲,因为大家突然发现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样事情,包括奥运会像世界杯这样,在一个月的时间长度之内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在一件事情上,世界杯的刊物,歌曲的传唱,每一场比赛响起的音乐传播力之广,之深入人心是别人无法启及的。

张晓舟:86年开始,世界杯的音乐已经成为一个流行音乐的著名产品,它的传播率,包括这个产品的销量是非常大的。

颜强:但是居然有这样的吻合,这首歌叫《A Special Kind of Hero(别样的英雄)》,这界世界杯恰恰就出现了A Special Kind of Hero,姑且不论是不是空前,肯定是空前,我觉得肯定也是绝后的了,很难有人像马拉多纳这样一届世界杯。

张晓舟:甚至比贝利在58年、70年都要突出,一届世界杯由一个人定义了这个世界杯,这是后来的画面配这个主题歌。

张晓舟:这个歌手现在大家都已经淡忘了,但是当年是一夜成名,我们叫史蒂芬妮,80年代末,大学的时候都是他的歌。她后来更有名的是她演了很多的音乐剧。更有趣的是她是一个英国人,大家注意到马拉多纳打英格兰比赛的时候,这个进球,在上场前马拉多纳那个眼神,大家知道马岛战争,他想替阿根廷人夺回马岛,在世界杯上。更有趣的这是在墨西哥举办,第三世界举办的世界杯。我们试想一下这个变迁,可能最有名的是98年马丁的这个,为什么86年没有像马丁那样的歌,因为那时候的拉丁音乐不像90年代全面占领主流乐坛,86年拉丁美洲文化在强势的欧美文化面前还不够强势,要考虑到收视,考虑到欧美观众。

颜强:说到马拉多纳都忍不住怀旧,怀旧过程当中还是有音乐可以作为依据的,关于马拉多纳自己会唱歌。

张晓舟:马拉多纳是我认为我听过的,我听过像贝利、小罗他们都录过唱片,包括卡纳瓦罗,但是我听到的最好的歌手是马拉多纳。

张晓舟:但是梅西就不是,梅西还是一个腼腆的人,毕竟14岁他就进入了欧洲生活,非常有秩序的。

张晓舟:这个歌,我们知道是2003年,马拉多纳差点死掉,那场大病,后来卡斯特罗把他接到古巴去疗养,有一个阿根廷歌手写了这个歌,要鼓舞他,跟病魔战斗,在别人的安排下,这个歌手专门跑到哈瓦那去唱给马拉多纳听。这个歌手后来去世了,马拉多纳病好了之后,有一个节目《我是10号》,很著名的一档电视节目,贝利也去过的,为了纪念这个歌手,他自己唱了这首歌,歌词略做改动,主要是人称上,原来写给他的歌是“他”,他唱的时候当然改成“我”了。实际上这个歌只能他自己来唱,他改成了第一人称,这里面讲了他怎么成长。

张晓舟:这是那个库斯托利卡导演设计的,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据说是教堂里面的一个房子,看上去像酒吧,找了一帮托儿,包括他的朋友。

张晓舟:对,他老婆,现在是他的前妻了,事实上一直是他的监护人,这首歌里也唱了,我跟了一个白人姑娘,克罗蒂亚,是他14岁就认识的,有他婚礼的场景,后来不断跟别的女人,他老婆依然对他不离不弃,以前妻的身份做他的监护人兼经纪人。

颜强:我觉得这首歌不光是让我们重新回到那个时代,同时也认识到了马拉多纳这么一个个体,也许歌中唱到他无所不能,他不会错失任何机会,球场上的马拉多纳未必能做到这一点,但是他留给我们的印记,对人们心灵的震撼远远在这之上。

颜强:有一句比较消极的话叫“人生如戏”,但是放在马拉多纳身上是非常正能量的一种吻合,他的人生就是一场戏,而且是不可能翻拍,不可能复制的一场戏。

张晓舟:这两首歌谈的就是马拉多纳已经是命运的代名词,我们假设在他的晚年,或者说甚至等他过世之后,可能有人要拍传纪片,我觉得没法演,马拉多纳是最好的演员,他自己就是一个演员。

张晓舟:这是我个人最喜欢的一首足球歌曲,这个歌手是Manu Chao,法国籍的西班牙裔,他是西班牙流亡者的后代,他唱的以西班牙语为主,也有各种语言,中美洲什么的,他还是在巴黎,Manu Chao他是非常著名的左翼歌手,非常有政治立场,跟马拉多纳相近。这个歌来配1986年马拉多纳世界杯的画面显然更协调。我们知道前南斯拉夫,萨拉热窝的著名电影拍了一部电影《马拉多纳》,配乐就是Manu Chao,他设计了两个电影的场景,一个是Manu Chao去找马拉多纳,但是他们之前就是朋友,在他的家门口唱歌,刚才里面也拍了一些马拉多纳在那不勒斯、布宜诺斯艾利斯,足迹所到之处的画面,这是很好的MV,也是电影里面的场景。Manu Chao唱的《如果我是马拉多纳》,其实等于是把马拉多纳这个人,里面有一句歌词,内心原始的活着,原始,马拉多纳原始的,不羁的野性,梅西可以在球技上超过他,但是马拉多纳唤起来的我们对人原始命运,喜怒哀乐什么都有,色彩丰富的,这个歌我觉得非常非常棒。大喜大悲的感觉。

颜强:马拉多纳是一代旧王,足球场上的旧王,甚至是很多人心灵层面的王者。不管怎么样,我们说马拉多纳这么多,属于他的时代正在一点点过失,对于足球时代来讲,不得不要回到这一期的主题,《新王当立》,旧王和新王之间不会有一个传承,足球场上一定意义上像是丛林,不是将你的王位传授给谁谁就能接得过来,不是世袭制的,要通过拼斗来解决。说到旧王已死,新王当立,我不自觉想到一首歌,这首歌其实和足球没有一点关系,这个乐队四个人里面只有一个人是南安普敦的球迷,死忠球迷,最著名的Chris Martin,他来自于德文郡,是最不摇滚,最不足球的地方,这首歌接下来就会放,应该是2008年至今的一首神曲,全球下载量最高的一首歌。

颜强:诺坎普的人都会喜欢这首歌,当时诺坎普的主人是这个乐队的一个大粉丝。

张晓舟:也在诺坎普举办过乐会,当有人让他上台,他拒绝了,因为他觉得他是歌迷,不应该上台,不应该喧宾夺主。

颜强:现在我们把舞台留给他Viva la Vida。很多时候我们把摇滚看成很革命,很先驱的东西,这首歌并没有这么伟大,他借用了法国大革命油画作为唱片封面,他并不是那么激进的诉求,但是从路易十六,将会上断头台国王的角度来讲述这段故事,说得非常深刻,面对一个变化的世界,作为一个旧的王者已经没办法继续下去。

张晓舟:这个讲的应该是七月革命,反正还是典型的,不管是哪里的革命,哪一场革命,这幅画是革命的象征,自由。这首歌居然慢慢的被巴萨球迷在瓜迪奥拉时代当成巴萨队歌了,你可以看到诺坎普全场合唱这个。

颜强:这首歌是2008年的歌,2008年之后传唱力极高,不管怎么说,契合了瓜迪奥拉的时代,我们说旧王已死,旧王不管是谁,是马拉多纳也好,以前的王朝球队如何如何也好,新王当立,新王的出现跟这首歌的出现希望是吻合的,整个在巴萨,在瓜迪奥拉的痕迹也留下了很多音乐的足迹。

张晓舟:但是巴萨是一个特殊的俱乐部口号,不止是一个俱乐部,其实包括很多加泰罗尼亚语的乐队,只不过加泰罗尼亚是小众的语,只有在巴塞罗那的唱片店可以找到。其实加泰罗尼亚出了很多很伟大的音乐家,摇滚乐,音乐领域也是有很多的天才,瓜迪奥拉完全是一个文青,热爱诗歌。

张晓舟:他经常参加加泰罗尼亚文化的活动,包括朗诵某一个诗人的诗,参加某一个歌手的发布会,这是他的业余生活,他是非常文青的,他的业余生活很有限了,但是他的很有限的业余生活里面经常是跟文艺联系在一起,包括看戏剧,这个跟穆里尼奥很不一样,他说来说去老师说他经常看《圣经》,除了上帝就只有他。后面我要讲瓜迪奥拉的一个好朋友,真正的体现加泰罗尼亚文化的,我觉得是瓜迪奥拉的告别仪式,当然也选用了一节coldplay的另外一首歌一段做配乐,我们放一下告别仪式上的画面。

张晓舟:这个歌是七八十年代的歌,是巴萨俱乐部在最后告别仪式上给他放的,放这个歌的时候,全场全部安静下来,这是很震撼的,一开始都在欢呼,安静下来的时候,特别动人,这首歌叫《祝我们都有好运》,告别的歌。我要特别讲一下歌手Lluis Llach,他的这首歌给瓜迪奥拉,再一次把两个加泰罗尼亚伟大的符号结合在一起,这是加泰罗尼亚伟大的歌手。

张晓舟:也是瓜迪奥拉的朋友,关于这个歌手我稍微讲一下,巴萨文化里面很重要的一条,它是佛朗哥独裁时代的一个重要的阵地。

张晓舟:Lluis Llach曾经年轻的时候流亡,被驱逐,流亡葡萄牙,流亡法国,他有这样的背景,佛朗哥死后回去的,他是加泰罗尼亚的文化英雄,巴萨对这个是特别精细的,他特别重视传递加泰罗尼亚的信息。

颜强: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曾经给我们留下了那么多美好的回忆,包括那么多伟大的奖杯,他是一支冠军球队,从淡淡忧伤中走出来,有一点值得一提,有一些歌曲,开始跟体育没有任何关系,跟足球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到了一个特定的场景,你必然会想起那首歌,比如说夺冠的时候,自然会有《We are the champions》,这首歌到底是跟足球有关系吗?我觉得无关,但是我在很多场景,印象中02年曼城从英甲上升到英超,现场夺冠捧杯的歌,跟我不相干,我没有情感上的认同感,但是听到那首歌的时候真的是热泪盈眶,我们这里应该回顾一下《We are the champions》这首歌高潮的部分能够给你多么大的心灵震撼。夺冠的时候没有比这首歌更合适的,我不光是在英超,欧洲足球听到过,在NBA总决赛夺冠的时候也听到过这首歌,他最后撕喊出那句歌词时候带来的爆炸力。

颜强:这首歌的故事,其实关于他的背景传说有很多,有的说这是献给同性恋的一首歌,跟体育没有太多的关系,能跟我们解释一下吗?

张晓舟:一首歌伟大的命运就是这样的,各种人可以有不一样的理解。一开始是一首很励志的歌曲,歌词也很简单,但是这首歌后来的传播除了因为这句歌词,可能还因为Freddie Mercury,巴塞罗那奥运会是他的歌,他又是同性恋者,艾滋病去世,种种的原因使得这个歌的传播。

颜强:这就是音乐美妙的地方,一首伟大的歌有他不断的生长,不断的繁殖,不断影响其他社会的能力。其实我们说了这么多,和队歌那一期节目结合在一起,我们倾听过的曲目不下15种,但是这一切留在我们脑海当中,除去带给你很好的享受,这种激动,感受之外,更多的是一种记忆的存留,音乐可能就是一个让你留住一个时代,留住这个感觉最好的方式,没法言传,没法具像化,但是留在你心底深处。这期节目最后要放的这首歌就是民族记忆的一首歌,先听听现场键盘带来的一点旋律,《The Fields of Athenry》。这是1979年之前一首爱尔兰民歌,讲述的是爱尔兰几百年前,那次大饥荒时候的故事,其实是一段对白,一段夫妻之间的对白,因为丈夫为了孩子的生存偷了一点玉米而被英王抓住,要流放到澳大利亚去了。

颜强:一定意义上很多逃到美国去的爱尔兰人跟那个饥荒也是相关的,那个饥荒改变了整个世界的历史。它的悲壮、委婉以及它深沉的地方都能够找到这个民族对于各个不同时代的记忆。

颜强:这首歌线年欧洲杯小组赛爱尔兰表现非常糟糕,但是所有现场爱尔兰球迷开始唱这首歌,这是爱尔兰国家队一首不成文的国家队歌。

颜强:没错,那场比赛西班牙是赢得了比赛,爱尔兰赢得了人心,爱尔兰球迷一直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球迷,最有热情,最具备秩序,也没有任何暴力色彩。

张晓舟:2002年世界杯他们被淘汰,也是,他们知道已经没戏了,最后几分钟全部把围巾举起来,非常震撼,当时可能唱歌,但是我不知道是这首歌,可能也是唱这个歌,非常的悲壮。

颜强:我们来听一听这首歌,《The Fields of Athenry》。我们听到的原声清唱版本,感觉到更多的是孤寂和低沉,这首歌魔力就在这里,在现场几百,上千人一起唱,这种英雄主义的感觉就不一样。

张晓舟:这首歌有很多的版本,摇滚版,金属版,朋克版都有,清唱版是寂寥的,你可以想象大饥荒。

颜强:特别吻合爱尔兰的风情,荒凉、低沉,这当中有温情,又显得孤寂,不管怎么说,音乐的魔力通过足球传递方式,通过足球聚众的方式传递出来,不管怎么样,音乐的魔力通过足球体现出来,在这里已经呈现出了太多的故事和太多的内涵,同时也能让我们平时作为球迷的生活更加丰富,更加充沛。在这里最后说一句感谢张晓舟老师对我们节目的参与。喝启力添动力,这一期是由娃哈哈特别赞助的网易《超级颜论》特别节目,我们将在这里暂时告一段落,还有太多的足球和音乐值得我们未来去发现,去发掘,谢谢张老师,谢谢各位!

About NetEase公司简介联系方法招聘信息客户服务隐私政策网络营销网站地图